大野家的黑白面包

就祝小先生和大家都新年快樂吧🍀
為什麼我要挑戰指繪。。。
畫超醜
新的一年祝我學業和畫功進步吧

李婉容就是個超級帥氣投胎投錯性別的双性戀小哥哥🙊

原创《江湖情史》忠犬微腹黑温柔×软萌二貨微炸毛

第二章

颍州

“二哥、二哥!”一个个子高挑的男子在人群中乱窜乱跳的跑到一个身材更为高挑的男子身边。

“婉容,你就不能不那麽毛毛燥燥吗?你可是个女孩子。”原来那是一个作男子打扮的女子,男子听到婉容的呼唤后转过身来,吸引了几个走过的女生。

男子就是李府的二公子李浩义,自小习武于少林,而祖上是李宗。李浩义长着深邃的桃花眼再配上浓浓的剑眉、高挺笔直的鼻子、饱满的额头、略薄的菱角嘴,五官稜角分明,加上较阳刚的国字脸,而且配上高大威勐的身材,活脱脱一个从武侠小说里走出来的英俊的英雄少年,正是许多姑娘会倾慕的模样。

“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投胎投错性别、是枉为女儿身喇!”那名叫李婉容的假小子五官深邃,较一般的姑娘英气,腰间别了一把扇子,两手摆了摆宽阔的袖口,还真的颇有一番潇洒的公子哥儿的感觉。

“真不知该说你些什麽好。”李浩义忍俊不禁的笑了,他知道婉容一向就跟男孩子一个样,改也改不了,但有时还是忍不住说一下她。他拍了拍李婉容的头,便继续往前走了。

“二哥,我们到底来颍州干什麽呀?”李婉容快步追上李浩义的脚步问。

“其实也没什麽,就是要替师父出席武林大会,顺便会一会在颍州的朋友。”李婉容都心不在焉地听着,李浩义接着说“还有当作来游玩一下反正家里也没事做,就当出来走一下江湖了,你不是说在家里闷得慌吗?”

“真的假的?!大哥允许了吗?”李婉容一下子兴奋起来,眼睛瞪得圆滚滚的,抓住了李浩义的手。

“如果大哥不允许的话我会带你出来吗?”

“哈哈!那太好了!”李婉容发出爽朗的笑声,还高兴得向一旁的小姑娘抛媚眼,惹得小姑娘们个个娇笑连连,用丝巾掩脸离去。

李浩义都看在眼里,心里不禁暗想:我这妹子是真的生错性别了吧。“走吧,先找一间去吃点东西吧。”


“快点喇二哥,”李婉容拽着李浩义进店“小二小二!快点来!”李婉容自己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才刚坐下就嚷嚷着让店小二来。

“容公子,你别毛毛燥燥的好吗,你二哥我才刚坐下。”李浩义没好气的看着李婉容。

“来囉,客倌,要些什麽呢?”

“随便来一些你们店里有名的菜好了,记住,价钱不是问题,最重要好吃!”说着拈了拈钱袋。

“好的好的,小的马上准备好!”小二看到李婉容手中是鼓囊囊的钱袋后笑得叫那个的开怀。

当李浩义和李婉容两人都正要开始吃起来的时候,旁边突然吵闹起来。

“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快从我的克哥哥腿上起来!”一个长相清纯秀丽的女子指着一个满眼风流、英俊的男人腿上坐着的艳丽女人。

“现在不要脸的是你,克大爷都说不要你了,还黏
过来!”

“你!”清纯秀丽的女子气得连手都在抖,秀丽的脸容都因怒气而变得扭曲。

“克哥哥,你真的要为了这个女人而不要我?”

秀丽女子亮出佩剑,抵在坐在旁边的李婉容的脖子上。

“那我就杀了他!”

“欸,姑娘,关我什麽事呀?”李婉容也不跟女子急,还跟女子说话。

“你闭嘴!”

一旁的李浩义没有过于紧张,因为他知道这种程度的功力让李婉容自己处理绰绰有馀。

那被唤作「克哥哥」、「克大爷」的人终于推开腿上美人起来了。

“乔儿!先把小兄弟给放了。”慕容克明显是认真了,他虽然风流成性,但绝不做不义之事。

“我不管!慕容克,你说,你是不是为了这个女人抛弃我!”

“不管怎样,你先放了他,我不想跟你动手!”慕容克直直看着乔儿的眼睛,让乔儿有点手足无措,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麽严肃认真的慕容克。

“我……”没等乔儿的话说完,李婉容就把收在腰间的扇子抽出来抵着剑,轻轻一推,剑就从李婉容的脖子移走了。

“你!”乔儿惊讶的看着李婉容,她知道自己虽然习武时间不太长,但自己的内力也没弱到剑被人一推就稳不住。

“乔儿,你再不走,莫怪我写信派人给你爹,让他知道你在颍州。”

乔儿听到后就马上把剑收回剑鞘,她是偷走出来的嘛,如果让爹爹知道她在这,肯定派人去抓她回家,肯定又会被人禁足的。乔儿还不住地瞄李婉拒容,加上有个武功高强的局外人,如果跟慕容克打那还好,有什麽打烂打破的,都是由慕容府来赔,如果跟局外人打,她又不知道人家府上在哪,那肯定是自己家赔,那不是又让爹爹知道吗!

“好,今天我放过你,改日我再找你”乔儿走了几步后又掉头站到慕容克的面前,手里指着先前坐在慕容克腿上的艳丽女人“但我下次找你的时候她一定要消失!!”说完就气势汹汹的走了。

“真不好意思,没有吓到你们吧?”慕容克目送乔儿出去后,马上向李浩义兄妹俩赔罪。

“没事没事!”

“要不,我请你们吃饭吧!”

“这个提议不错。”

“好,我哥没问题,我也没问题!”

“你们是外地人吗?”

“对。”

“那我带你们去游玩颍州吧,这裡的留个一年半载都未必可以游完!”

“好呀!”李婉容兴奋地附和着慕容克。

李浩义看得出慕容克没有坏心眼,只是有点风流,自己也不太担心婉容,虽然婉容未必够慕容克打,但就凭那些汉子般的举动,慕容克大概只会当她是兄弟吧。

李浩义在后面想着,前面的两位已经勾肩搭背了起来。


三个月后

“小布,我们真的离开灵蛇岛了欸!”余青丝撑着船,回头看了看身后已经越缩越小的灵蛇岛。

“终于逃出来了!”布成龙坐在船头上,大声的喊着。

“小布,我们接下来去哪裡呀?”

“我们先去找明珠和一刀。”


“龙哥怎麽那麽久喇!”霍明珠焦虑的在客栈里走来走去,手里不断拉扯着衣布。

“妹子你快坐下来歇歇吧,你转得我头都晕了。”霍一刀看着转来转去的霍明珠的时候,自己的脑袋也开始晕了起来,只好让霍明珠赶紧坐下。

“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龙哥吗!”霍明珠停下来,两手突然撑在桌子上,俯视坐着的霍一刀。

霍一刀有点被吓到,雄壮的身体抖了抖“我当然担心大哥呀,可是在这里转来转去也不能帮到大哥呀!”

“要不,我们出去找大哥!”霍一刀突然靠近霍明珠,像是想到好点子一样压低声线说。

霍明珠马上拍打霍明珠的手臂“你别乱走喇!如果等一下我们走了,龙哥就回来了那怎麽办!”霍明珠坐下托着腮“再等一下吧。”


“我回来了!”布成龙一下把门推开,把里面的两人都吓一跳,霍明珠最快反应过来,马上跑到门前。

“龙……”霍明珠的眼睛扫到在布成龙身后余青丝的时候,嘴里的话停顿了一下“她是谁?”

“她叫余青丝,是灵蛇岛上的人,如果不是她我也不可能逃得掉的,以后她就跟着我们喇!”布成龙捋了捋脸蛋两旁的须须,满脸欢喜的坐下替自己倒茶。

“大哥!”坐在一旁的霍一刀呆了很久,突然像回过神来,勐然扑向布成龙,紧紧地抱着他。

“你干什麽喇!快放手呀,我快窒息了!”布成龙本来就比较娇小,被高大雄壮的霍一力抱着的时候简直让布成龙透不过气来,只好不断拍着霍一刀的背让他放开自己。

霍一刀赶紧放开布成龙,可布成龙刚好好地吸了一大口气的时候,霍一刀又把手撘在布成龙的肩上,稳住了布成龙之后又开始唠唠叨叨的。

“哥,你别烦龙哥了!你让他好好休息吧!”霍明珠拉开霍一刀

“来,龙哥,先喝口茶。”霍明珠倒了杯茶给布成龙。

“小布,接下来要去哪?”

布成龙呷了一口茶,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个把我赶出来又霸佔我家业的坏管家在我家里,我根本不能回去,就算回去了也不够他斗呀!”布成龙说到管家就生气,说着说着语气就重了。

余青丝和霍家两兄妹刚开口想问什麽办的时候,布成龙又开口了。
“所以我决定了,先留在颍州,反正我们现在去哪裡都没用。”而且上官红很有可能在颍州!那我就可以见到红妹了,到时候日久生情,红妹一定会喜欢上自己的!布成龙心裡暗暗想。

的确,上官红的父亲是上官一剑,上官一剑是武林盟主,武林大会还有两个月就会开始,上官红来颍州只是迟早的事。

“好吧,都听你的。”霍明珠其实对于去哪也没有什麽想法,反正龙哥去哪她都跟着去就好了。

“好了,那我们就在这间客栈留宿吧,这间客栈可是一流的客栈。”布成龙悠然自得的摆了摆宽大的两袖,准备去跟掌柜订房。

“别闹了龙哥!我的钱不够用的喇!”霍明珠拉住布成龙的袖子,另一隻手慌张的捂住自己的钱袋,她也想顺着这小祖宗,可是在等他来的时候已经用了很多银两付了一天的钱,现在钱袋里的钱就算不食不喝用光所有的银两都买不了这间客栈的一间房三天,更何况他们几个人有男有女的最少也要两间房阿!

”哎呀,就用布府公子的名义来赊帐,就说我们府上迟些日子会有人来付钱,就让那个老不死替我们给钱,”布成龙的眼珠子熘阿熘,口里喃喃着“谁让你霸我家业!”

“那好,小布,我和明珠下去跟掌柜说吧,你休息一下吧!”在背后不太出声的余青丝突然跳了出来,拉着煳里煳涂的霍明珠走。
“你跟小布认识了很久?”余青丝突然出声问

“没有很久喇,怎麽了吗?”

“怪不得,小布在灵蛇岛上有跟我提过你喇。”

“真的?龙哥怎麽跟你说的?”霍明珠听到布成龙提起自己的事,眼睛马上睁得圆圆的,看着余青丝。

“就说你就像个妹妹一样呀。”余青丝一边说着一边用馀光瞄着霍明珠的反应。

霍明珠心情瞬间变得低落,龙哥就是喜欢上官红,是不会喜欢自己了。不过只要自己能在龙哥身边,能帮到龙哥就很好了。

余青丝看着霍明珠的反应就知道霍明珠喜欢布成龙了,不过余青丝不慌也不怒,其一布成龙的确只把霍明珠当妹妹一般看待,最重要的是布成龙喜欢的是上官红,那她就只有一个情敌了。她才不管布成龙喜不喜欢自己,她喜欢布成龙是自己的事,不管布成龙接受或否,她要追布成龙也是自己的事。哼,看布成龙这个乖乖被我追到手吧!

是青霞本人了👌
Dk真的很像青霞姐姐呀!
(图來源:陳開心了啦(微博))

加條辮子就是女孩子了是什麼操作?

原创《江湖情史》

第一章

“唉~”

“布成龙,你在叹什麽气喇!自从你偷走被师傅逮回来后,你就一直唉声叹气欸”

“唉~~”

“虽然你被捉回来,但你让丑护法怀孕的误会已经解决了嘛,还有什麽好叹气的喇”

“青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不想学武功,我只想快点出去替爷爷报仇,更何况我更加不想做灵蛇岛那所谓的「金驸马」,还不是种马一个!”布成龙坐在小池塘边托着腮,另一隻手拿着不知从哪拿来的小树枝不住地抽打着水面,小嘴还不住地嘟起来。

“这段时间不可能再逃跑了,不然就很容易再被捉回来喇,但又不是没有机会再偷走,以后还有机会的呀!对不对!你想想看,你出去行走江湖的时候一定免不了打架嘛,如果一点武功都不会的话,你那小身板,那肯定会出事,我可放心不下你,现在暂时留在岛上学点岛上武功,然后再找方法逃出岛,不好吗?”

余青丝在布成龙的一旁坐下,看着布成龙看着自己的清纯的圆杏眼眨呀贬呀,整隻眼睛都亮晶晶的,红嫩水润又菱角分明的饱满的心型嘴噘了起来,配上有点像小孩子一样的娃娃脸,不由得透露出一种可爱无辜的神情,余青丝的心不禁软下来,伸手顺顺布成龙的头髮“乖,再忍忍吧”

布成龙把头埋在用手环住的膝盖里,闷闷的嗯了一声。

“师傅!”余青丝急急忙忙地跑到灵蛇夫人身前

“青丝?”灵蛇夫人挑了一下眉,稍稍退后了一小步,疑惑地看着余青丝“发生什麽事了?怎麽那麽匆匆忙忙呢?”

“青丝有一事相求!”余青丝突然下跪,眼睛却看着灵蛇夫人,灵蛇夫人刚想开口,余青丝就低下了头,抢先开了口“请师傅允许由我替过护法教布成龙武功!”

“噢,你跟我说说为什麽你要教布成龙武功?”

余青丝的额头上滑过一滴汗,心里实在慌得很:万一师傅不答应,小布继续被那丑护法教武功的话,贞操就可能真的不保了。

“因为……因为……因为过护法之前跟布成龙有过误会呀,两个人如果见面的话一定尴尬得很,但师姐师妹们又很忙,所、所以我认为应该由我来教布成龙武功!”余青丝讲完以后已是满头大汗,也不敢抬头看灵蛇夫人的反应,只晓得低着头,心里暗暗祈求师傅会答应。

“青丝,你起来吧。”说着灵蛇夫人就去扶余青丝起来,余青丝不敢避开,就顺着灵蛇夫人的手起来了“师傅,我……”灵蛇夫人扬了扬手,示意余青丝不用再说。余青丝的心勐然一沉,以为自己游说失败而低下头来,正当余青丝准备告退另想方法的时候。

“其实我也有想过这个问题,毕竟过护法也是个女孩子,本来会奉子跟布成龙成亲,但又被人发现根本没有怀孕,再面对他肯定会很尴尬。”余青丝惊喜地抬起头来,一双灵动的圆眸死死盯着灵蛇夫人。灵蛇夫人大概是没有发现余青丝的异常,继续道“既然你主动提出,而且你的武功也不错,也省得我要再想适合的人选去教布成龙,就你负责教他武功吧!”

余青丝这一下子可高兴了,马上扑跪在灵蛇夫人面前“谢师傅赏识!”

“好了,该干什麽就去干吧。”

“是,师傅!”余青丝站起来恭敬地向灵蛇夫人回道。

“这下总算帮到小布了吧!”余青丝放下了心头石,踩着欢快的小跳步离去。

“完了完了,等一下那个丑护法要来了,她一定会将我先这样再这样我的,完了完了!”布成龙抱着头坐在楼梯上,口中不断地叨叨着。

“哼!”

布成龙被声音吓着了,抬起头来就看到过护法就站在自己前面。
看着逐渐逼近的过护法,心不禁勐然一跳:如果让丑护法逮到自己,那肯定贞操不保呀!乾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肚子痛,我先走了。”布成龙把眉头皱起,弯着腰还用手捂着肚子装着肚子痛的样子。

“欸!别走呀小帅哥,我可想你了。”说着就把手伸向布成龙。

“欸~你讲归讲,不要毛手毛脚啊!”布成龙马上从一旁的空位蹲着熘走,刚站直身子又被缠上了,过护法还不断将嘴往布成龙的脸上凑,布成龙没有办法,只得跟过护法玩起「你进我退」的游戏。

“救命呀!”布成龙本来就是名门之后,根本不需要做劳动的工作,体力自然差点,而过护法虽然是女儿身,但长期习武,身体又肥壮,布成龙自然很快就觉得累了,渐落下风。

正当布成龙快支持不住的时候,余青丝就来了。

“欸,”余青丝仰着小脸、瞄着过护法“过护法,你在干什麽呢?”装着疑惑的口气边说边走了过来。

“没有呀,”过护法有点心虚地把抓住布成龙的手放开“我在问候一下我们的「金驸马」而且嘛。”

布成龙马上趁机逃走,躲到余青丝的身后,把自己的下巴放在余青丝的肩膀上,一双圆杏眼睁得圆圆的,两个人都看着过护法。

“欸!先别说我,”过护法瞬间好像突然有了底气,挺起胸膛,站直身子“你在这里干什麽呢?想对布成龙干什麽呢!”大声地问余青丝,等着余青丝出丑。

“对呀青丝,你在这里干什麽呀?”布成龙枕着余青丝的肩膀,看着余青丝的侧脸道。

余青丝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布成龙的脸蛋,小声地安慰布成龙
“放心好了!”

余青丝直视着过护法说“青丝是奉师傅之命,来替过护法教布成龙武功的,难道过护法还未得悉此事?!”

过护法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什麽时候发生的事,我怎麽不知道!小妮子,你可别骗我!”

“青丝自然不敢,师傅刚刚才让青丝去请过护法去见师傅,想必是因为此事。”余青丝双手作揖,微微低头,装着毕恭毕敬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乐开花。

过护法看着毕恭毕敬的余青丝和还枕在余青丝的肩膀上的布成龙,忍不住的恨恨剐了余青丝一眼,便转身赶去见灵蛇夫人。

“太好了!”布成龙站直了身子,一个闪身转到余青丝的面前道,笑得连眼睛都笑眯眯的,眼睛亮晶晶的,就像镶了满天繁星在里头,嘴巴也笑开了,露出可爱的兔子牙,表情无一不透露着欢喜之情。

余青丝不禁伸手摸上布成龙的脸蛋,布成龙没有躲开,更闭上眼睛,轻轻地蹭着余青丝的手。

“等一下!”布成龙突然睁开了眼睛,抓着了余青丝正在摸着自己脸蛋的手。余青丝被吓了一跳,赶紧把手收回来,她能感到自己脸上热烘烘的。

“怎、怎麽了?”

“你是骗那丑护法的呀,等一下她发现了你骗了她,她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算帐的!”布成龙突然慌了起来,手足无措的“你又会被你那师傅惩罚的,我们快走吧!”说着就拉起余青丝的手。

余青丝心里不禁勐跳,她突然被感动到了,她知道布成龙喜欢上官红,所以她没想到布成龙也会为她着想。

“傻瓜,”余青丝把布成龙拉着她的手反拉着,布成龙疑惑地看着她“师傅是真的让我教你武功喇!”余青丝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

“真的?!”布成龙惊喜万分的看着余青丝。

“真的,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我就陪你逃出岛上!”

布成龙听到自己终于可以逃离丑护法的魔掌时,不禁傻笑了起来。

余青丝在心里暗暗发誓,布成龙,她要定了!

我確定這邊也更吧
Dk真的超可愛的
小布美人超美(往后翻!)